【拉片】「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十一):挥向老师的棒球棍

父亲从警备总部回来,却在家门口站着,不知道是不是那天被带走的时候太着急,没带钥匙。他没开门,而是精神恍惚地走开了。

母亲带着小妹上学,小妹的衣服扣子又掉了,之前大姐才帮她改过,结果计划赶不上变化。

父亲到店里吃早餐,这里镜头的角度是侧拍,让我们看到他弯曲的背脊,暗示被这场审讯压弯了腰。

这时母亲来到店里,见到父亲在这,当场愣住,背景这一圈杂志封面仿佛是她脑中闪过的念头,纷乱无序。

她不知作何反应,连胖叔的女儿叫她,都没立刻回应。过了一会才问她有没有别针,原来她是来这里找别针给小妹当临时扣子用的。

随后两人回到家里,父亲让母亲去上课,不然要迟到了。这时小四入画,他是夜间部的,白天不用上学,他拿了一份类似报纸的东西给父亲,父亲已经没心思看了,打算继续去上班。

晚上父亲从单位回来,他说工作已经转给别人了,看来已经被架空。母亲认为跟他被审有关,而他为什么会被审,母亲推测是因为父亲不肯帮汪狗走后门,于是汪狗要除掉他这个绊脚石。

父亲不信汪狗会这样做,把母亲骂了一顿,而且用的是夹杂粗口的粤语,一般人一着急就会自动转成母语频道。

这段对话里两个人物一直被蚊帐罩着,如同父亲的心境,周围一片迷茫,看不清外部环境的变化。母亲挨了骂,心里郁闷,直接走出去,离开了蚊帐,而她也确实比父亲更先看清楚现实。

她来到屋外,伤心地哭了起来,这时父亲也跟过来,母亲一看,马上又往前走,父亲追上来,说他现在只剩家人了,让母亲别吓他,估计是怕母亲离家出走。

母亲抱着他痛哭流涕,说以后就全靠自己了。他们之前还想靠汪狗来改善事业还有学业,如今看来,汪狗是不可靠的。

建中和附中正在进行篮球比赛,小虎心不在焉的,表现非常差劲,赛后队友们问他发生什么事了,他却一直低头不语。

接下镜头对准了小明,她正开心地玩着手电筒,小四已经被她拿下,这手电筒就像战利品一样。

小四认为小明应该去看看他,这个他指的就是小虎,他们两个在一起的事情在学校里已经人人皆知,小虎应该就是因为这事而无心比赛的。

小明不愿意去看小虎,她认为这件事情已经过去了。小四之前就听到很多小明的绯闻,他想让小明不要再理那些人了,但小明说不是每个人都像他那样到处得罪人的。

整个对话的过程,前景不断又军车开过,引擎声几乎将他们的声音淹没。这个场景跟之前学校管弦乐队那场戏有一个呼应,不过这里的环境音是军车发出来的,相比象牙塔里的管弦乐,更加现实,也越来越残酷了。

而且这次他们说话的时候,画面还分别用单独拍的镜头来呈现对话,不让他们同框,表现出两人的精神处于不同的世界。

军车走后,小四警告小明,她这样是会被瞧不起的,小明问小四是不是瞧不起她,小四没有回答,小明把头靠在她肩膀上,两人关系暂时缓和。小四现在还是学校里的红人,小明不会轻易跟他闹翻。

这里留意一下,小四是第一跳出来的,他的语气甚至还带着一点兴奋,自从见过血后,他已经脱胎换骨,什么问题都想到用暴力解决,并且从中还能能获得快感,他已逐渐嗜血。

老二慢吞吞地跑去大门那里,确认门管得好好的。这么一折腾,所有人都被吵醒了,结果自然是没抓到贼。

母亲坐在一旁,面露愁容。遭受审讯之后,那个身正不怕影子斜的父亲一去不复返了。往后的日子可能还会有接连不断的糟心事发生。

接下来场景来到小医生的医院,他和小明从病房出来,原来小明的妈妈又生病了。

下一个镜头又来到花园,小医生的父亲正在跟这个女人聊茶花,他说茶花高贵又优雅,并且每次看到茶花就会想到这个女人的阿公,也就是说,这个家族在他眼中是高贵优雅的。

说这些的时候,镜头对准了小明,形成了一种对比。小明看到他们聊得很融洽,若有所思的样子。

小明来到小医生的办公室,小医生告诉她这个女人叫香莉,他们九月份就要结婚了。小明说香莉和小医生之间根本就没有感情,认为他们不合适。

小医生说这种事小孩子是不懂的。所谓不懂,应该是指香莉是小医生的父亲钦点的儿媳妇,因为他认为香莉是高贵优雅的茶花,跟小医生门当户对。

小明说她懂,然后说很多男生都说自己爱她,可遇到麻烦事就躲得远远的。小医生让她如果遇到麻烦的话一定要告诉自己。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小明和其他男生要好而感到不高兴。

小明表示她不会说,正如小医生也不会告诉她结婚的事一样。说的时候还把帽子戴在头上,这个动作小四之前在医务室里就对她做过,她应该是想到小四了。

小医生让她不要担心医药费的事,看来他以为小明来找他,是害怕自己有了新欢之后,就不帮她了。随后他又开始打听小明的新欢。

这时镜头就对准了小四,他在医务室打针,忽然就被小医生叫过去,看来今天是周六,小医生来义诊了。

小医生提醒他这个年纪谈恋爱需要一个正确的引导。这里没有交代小明是否告诉他关于小四的事,不过他们的恋情在学校也不是什么秘密了,小医生要知道也不难。

小四肯定是听不进去他这种假惺惺的劝导。他以一个流氓站姿来应对,结果被护士骂了。

小四现在浑身带刺,直接口吐芬芳。还反问护士是不是以为自己是警备总部,这里也从侧面说明父亲被警备总部带走的事对小四产生了一定影响,一个警备总部能把一身正气的父亲变成这样,在小四潜意识中认为警备总部才是掌握绝对权力的。

接下来又看到训导处主任了,他讽刺小四的父亲上次那番大义凛然的话,结果自己却教出了满嘴脏话的儿子。

主任继续嘲讽父亲,一边从小四身前走过,镜头跟着他过来,目的是让我们看到小四身旁这一堆棒球棍,这是之前主任没收学生的。

主任要记小四大过,这样他就没法升班,父亲苦苦相求,主任嘴上还是不饶人。小四默默拿起了棒球棍,以他现在的状态,这个举动并不难理解。

然后忽然快速切到一个灯泡被打爆的镜头。原来铺垫了这么久的棒球棍,是为了这一场戏。

至于主任的伤情如何,画面中没有交代,只接了一个老师和教官愣住的镜头。不过打爆学校的灯泡已经是一种隐喻,这些老师和教官头上吊着明亮的灯泡,是所谓正道的光。

小四已经不再相信这一套了,之前他们口中所说的是一种光明的秩序,可现实中好人还是没好报,小四要跟他们决裂。

回家路上,父子俩保持沉默,经过包子摊的时候,赵班长看出他们心情不好,还教他们用乐观的心态去面对,这里赵班长也是沐浴在明亮的路灯之下。但父子俩直接走了过去,又迈入黑暗。

小四被退学了,他准备暑假考日间部的插班,还重提了父亲之前在这个场景里说的那句:“自己的未来可以由自己的努力来决定。”

回想那个场景,再跟现在一对比,反差实在太大了。小四现在不再听那些体制内的规训,只信自己,说到这句时,路灯又打在他们身上,仿佛还是能看到一丝希望。

不过父亲却在考虑把烟戒掉,省下钱来帮小四买副眼镜。父亲平时总是讲大道理,如今却开始考虑现实问题了,这是很大的转变。

另一方面,给小四买眼镜也可以是一种隐喻,小四需要眼镜是因为他还没看清楚世界,还相信未来可以用自己的努力来决定。经过审讯的事,父亲如今算是看清楚现实了。

接下来这个画面直接让我想到了本片的英文译名,A brighter summer day。

小四和小明在树下约会,小四已经没穿建中校服了,小明也知道了他被退学的事,但她觉得小四依然可以到学校来看她,大概内心有点担心小四不在学校的话,就没人罩着她了。

小四却立下flag,下次进学校门,就是他考进日间部的时候。小明觉得这话很像当初哈尼去台南之前说过的话,她有点不开心。

再想想小四这边,父亲的形象已经开始崩塌了,不过他还有另一个精神领袖,那就是胆敢孤身闯龙潭,跟世界对着干的哈尼。影片经常把他们联系在一起,不断强化他们的相似之处。

接下来小四提到他被邀请去参加一个聚会,小猫和飞机也受邀了,不难猜出邀请者是小马。小明本来不想去,可小四还是叫她过去。谁知这一去又发生了一些变数。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