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门之父点破现役门将硬伤:只想赚钱 练得都不够

蒋立升的一生有两件事,足以让他引以为自豪——一是从1984年到1993年,辽宁队十连冠的辉煌时期,队中教练职务一直没有变化的只有他一个人;二是,蒋立升亲手的高徒许建平、傅玉斌、徐弢先后成为国家足球队的主力门将,作为一支地方队的守门员教练,把自己的弟子培养到如此的成绩,这在中国足球历史上还是前无古人的。

蒋立升今年已经71岁,绿茵场上的风吹日晒,使他皮肤黝黑而且两鬓染霜,但从那双大眼睛以及富有特点的五官轮廓中,仍然可以寻觅到他年轻时英俊的影子。蒋立升教练性格内向,不善言辞,喜欢默默地尽自己所能做些工作。

在辽宁队时,他总是一个人提前赶到训练房,给足球打气后选出要用的球放进大包,然后拎着大包等在路边或是场地上。训练场上,他总是勤勤恳恳,认真施教,在传授技艺的同时也把自己对足球、对人生的感悟传递给队员,并让队员凭借个人的理解和想象,去自由地发挥和创造。这绝不是教与练,运动员在接受指点的同时又融进了自己的主观意识,这样训练起来,自然是感觉良好。或许正是因为这一点,蒋立升的弟子个个身怀绝技,各具特点,并且自信心极强。

他本身就像一颗晶莹闪烁的星,默默地在人生轨道上发出自己的光亮。蒋立升的一生有两件事,足以让他引以为自豪的了——

一是从1984年到1993年,辽宁队十连冠的辉煌时期,队中教练职务一直没有变化的只有他一个人。“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一茬茬队员和一拨拨教练在绿茵场上拼搏,为辽宁队缔造了“十连冠”的辉煌业绩,而只有蒋立升是辽宁队中唯一一个至始至终亲眼目睹这一辉煌的教练员。

二是,蒋立升亲手的高徒许建平、傅玉斌、徐弢先后成为国家足球队的主力门将,程强也担任国青队的主力守门员,后来,其他的爱徒至今也牢牢占据着一些俱乐部的主力门将位置。作为一支地方队的守门员教练,把自己的弟子培养到如此的成绩,这在中国足球历史上还是前无古人的。

他坚韧不拔的毅力,他心里的琢磨劲儿以及那个时代人们精神中特有的追求,使他闯过道道难关。“既然我当了守门员教练,就要胜任这项工作,带出几个像模像样的好队员来。”蒋立升至今还能回忆起1972年他刚任守门员教练时自己心中默默立下的誓言。

“如果仅把自己10年来在球场上守门的经验传给弟子是远远不够的,必须掌握国外先进的守门技术,并要结合中国守门员的实际情况,才能培养出优秀的守门员。”四十余年来,蒋立升一直按照这个模式来训练守门员,从许建平、傅玉斌到徐弢、张鹭都是如此。国外高水平足球赛录像,蒋立升几乎每场必看,用心琢磨守门员的技术特色,当他发现好的技术动作时,就会立刻拿本记录下来,并在第二天的训练课上亲自做出示范。

蒋立升有他独特的“选材标准”。他认为,身体素质好、身高占优势的守门员固然可贵,但更重要的还要有强烈的事业心。在他的得意弟子中,傅玉彬身高1.76米,徐弢身高1.81米,身材高度在守门员中并不属上佳,但是都成为了威名赫赫的“国门”,这与他们勤学苦练,用后天的努力弥补先天的“不足”是密不可分的。

有人说,蒋立升带的守门员,训练最刻苦,最“玩儿命”,此话一点也不假,每堂训练课,许建平、傅玉斌、徐弢……的接扑球都不下数百次,这种大运动量的训练在国外运动员中也是少见的。直到退休前,训练课上蒋立升仍数十年如一日地“手抛脚踢”亲自训练弟子,弟子们不忍心累着他,劝他休息,蒋立升却说:“不碍事,我也活动活动筋骨。”

记得徐弢曾经在接受采访时说过:“我们都是蒋指导手把手教出来的,对他最好的报答就是平时刻苦训练,比赛时尽力守好球门。”弟子们信服老师的技术,敬重老师的人品,蒋立升也把他们当成自己的孩子。当年,傅玉斌在国外比赛,每当比赛结束后打的第一个电话,就是给蒋立升的,小傅详细地向师傅叙述他的守门过程,并就某些技术环节向老师请教。

师徒在国际长途电话里谈上半个小时一个小时是习以为常的事。退役多年的许建平,每年总要抽出时间来沈阳看望蒋立升。每当徒弟们带着家人来给培养他们多年的师傅拜年时,就是古稀之年的蒋立升最感安慰的时刻。

凡是跟蒋立升有过接触的人,都很难说出他有什么业余爱好,麻将桌他从来不沾边儿,灯光变换的舞池里找不到他的身影,似乎只有球场上凝聚着他所有的欢乐和忧愁。蒋立升最高兴的事儿,莫过于自己的弟子在比赛中有上乘表现并得到大家的赞许,尽管这赞许不是给予他的,甚至连他的名字也不曾提及,但是作为教练员他非常高兴,因为从这些赞许中,他体验到了对自己付出辛勤劳动的一种承认和安慰。当然,如有哪个弟子在场上表现失常的话,蒋立升比谁都着急上火,回到家里也是闷闷不乐,就好像场上失误的是他而不是队员。直到现在,离开球场多年的他还保持着有自己徒弟比赛必定要看的习惯,情绪也随着弟子们在场上的表现或喜或悲。

谈及守门员的训练,蒋立升认为每个队员都有长处和短处,作为教练员应该根据每个队员不同的特点去制定不同的训练内容,让其长处充分发挥,同时又尽可能地弥补短处。从共性的角度说,抓基本功的训练至关重要。“现在为什么没有好守门员?就是练得不够苦。”蒋指导说,“举个例子,过去的守门员训练,每天扑球600次,技术、反应都是从这些反复的练习中积累起来的,没有量变哪来的质变。”

蒋立升说,当年他们训练的时候,没有现在这么好的条件,球门前的不是草坪而是泥土煤渣混合着锯末子,为了避免球员受伤,每堂训练课前,他都亲自拿铲子把球门前的土铲松,一堂课下来,土又被队员的反复摔打而夯实,周而复始。

“训练一个好的守门员,需要十年的时间,可是现在谁还会花十年的时间,别说十年,就是能花上两三年就已经不错了。”蒋立升说,现在的球员都比较浮躁,技术还没练成,就想着怎么钻营着能上场打比赛赚钱了,根本不会为自己的长远发展考虑,不过这也不能完全怪队员,整个足球圈或者说整个社会的大环境就是这样,就像如今的足坛打黑。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