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小爱玩沙子被选做守门员国足门神王大雷是怎样练成的?

我平时看球不多,过去最早对于国足门将王大雷的了解也不在球场,而是出自央视《体育人间》播出的一部纪录他儿时成长的老纪录片《我儿要做伊基塔》。镜头里当时还叫王雷的小孩,对于足球的那份热诚和坚毅以及父母的含辛茹苦让我印象极为深刻。我相信看过这部片子的人,即便不是球迷,也多会产生诸多共情和感动。

如今,距离这部纪录片拍摄已经过去了20多年,大雷也从一个嚷着要喝芬达的小个男孩,跻身如今国内最优秀的门将之一。无论过去的回忆是带着笑还是很沉默,现在低下头还能闻见一阵芬芳。今天的《体坛佳音》,我们就来听听大雷聊聊他多年足球之路的人生感悟和蜕变。

“伊基塔和布冯是我儿时的偶像,两个人水平风格各有千秋,硬要说谁更厉害,那还是布冯吧!我小时候经常还喜欢模仿伊基塔蝎子摆尾的动作。我能做到踢到球,但不可能几乎一样。”

“我从踢球后几个月以后就决定做守门员了。主要是守门员训练它有一个专门的地方,是个小沙坑,教练看我老不训练却总在那儿玩沙子,就让我在那儿练守门员。”

“很多人会问,当年我还那么小,怎么会被选做纪录片的主角。当时情况是有摄制组需要拍一个七集纪录片专辑描绘大连的一周,因为大连是足球城,所以有一期需要讲足球的故事,人物设定是踢球小朋友和他的球迷家庭。那摄制组到了学校以后教练就推荐了我,说我们家特别爱足球,我爸爸天天陪着踢球,我也是个不错的苗子。而且我们家条件当时也比较困难,所以题材应该也还不错。”

纪录片《我儿要做伊基塔》中,小学生王大雷午饭时间在街边小饭馆嚷着要喝“芬达”的场景如今成了经典画面,满满回忆杀。

“我小时候刚开始踢球,家里条件不太好,妈妈在工厂上班,一个月工资才几百块,奶奶一个月退休金也才一两百。但当时足球的开销却不小。正常的一副手套100多块,一双大家都穿的纹球鞋30块钱,我记得我就从来没穿过,因为太贵我只能去旧货市场淘十块钱一双的胶鞋,手套就买几十块一双的。”

“作为守门员训练,对于我来说最艰苦的时期还是小时候,因为当时的训练条件实在是不好。我们训练都是在特别粗糙的土地上,守门员需要穿戴特别多的护具(护肘、护膝、海绵短裤等等),即便这样每天身上擦破的地方还是很多。不像欧洲发达国家,训练都有正规的草皮。但是说心里话,在土地上踢球更练球感和球技。像我们这批球员,包括更老一代的球员,技术更多都是在土地上练出来的。现在的小孩,有塑胶场可以练,但球感和身体素质反而没有在土地上练得那么好。”

“我踢球三四年以后,曾和我爸说过我不想守门了,整天在泥地里扑来扑去,太累了受不了。可我爸说,你现在要想再改别的位置就太晚了,差了别人一大截。我想想也对,就咬咬牙坚持了下来。”

“这么多年职业生涯,我也经历了不少起伏,究其原因大多还是出在自己的心态上,伤病因素只占10%。尤其在刚踢职业那会儿,这个心态浮躁问题会特别明显。我想,这也是不少年轻球员都会经历的一些东西。”

“去欧洲踢球一直是我的梦想。我记得2008年有一次距离我留洋最接近的机会。当年荷兰的埃因霍温队在主力门将位置上买下了瑞典的伊萨克松,但二号门将当时已经38岁了,他们想要一个稍微年轻些的球员做替补,所以当时想让我租借一年时间,同时享有优先买断权,开价80万欧元,当时我所在的上海申花队没有同意。后来对方又开价130万欧元想直接买断,最终申花这边也没有同意,就这样我就依然留在了国内踢球。”

“我儿子现在比较喜欢下围棋,我在家呢就陪陪他下下五子棋。小女儿呢就跟在边上凑热闹。相比儿子,我女儿反而更喜欢踢球,不过我个人不太舍得让她踢专业,因为踢球比较苦,我会心疼,但如果她真心想往这方面发展,我也会全力支持。”

“疫情期间我有尝试做网络游戏主播,我个人认为自己水平也就那样,主要是以娱乐的心态打游戏,和职业战队或专业主播比那是差太多了。我觉得适当打游戏可以锻炼人的反应灵敏性和头脑预判,从侧面也能对我在球场上的发挥有所帮助。”

“对于现在的中国球员来说,如果有机会去欧洲踢球,西班牙的联赛或许更适合一些。但像英超联赛,老一辈球员,比如像孙继海郑智这样身体素质特别出众,技术也很成熟的球员会更适应。”

“近期我在鲁能的训练基本是一周练五天,其中有两到三天是上下午训练,据我所知我们是所有球队中休息最少的,基本都没有放假。从迪拜集训回来后,我们隔离了15天,后面就基本一直在训练,最长的假期也只有三天。”

“因为伤病原因,前一段时间我给自己设定的目标是能不能再回国家队,那现在这个目标已经达成了。接下去我的目标是希望疫情控制后,代表俱乐部在联赛中实现冠军梦。”

想要收听更多大咖专访内容吗?在各音频网站或app搜索“体坛佳音”即可哦!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